单排孤狼祁七柒

“爱是高难度文明。”



——

背景@『白山』❗
——




:宇宙是人类浪漫的极端。

我来了来了!!!

新坑原创bl无限流单元剧he。

长佩@陆子榆  文名格林档案

冲啊  假期日更(尽量)平常周更(依然)

希望大家能喜欢!!!

然后是这样的。陆子榆是我的圈名,去长佩也是tx亲友支持的,所以祁七柒和陆子榆两个名字采了陆子榆。但是两个名字都可以叫,哪个喜欢叫哪个。

还有四篇。你们有啥想看的原耽cp莫。我囤着整篇同人。

我每次发这种点文都没人理我,这次再没人评论我就买个喇叭搁我全部的小可爱家门口化身牵牛花叭叭叭。

干啥啥不行,我叭叭第一名。我是无情bb机,你有cp速来d。

我敲。lof更新后好像上了层很亮很亮的滤镜...我早知道不更

?????

手机版可以链接转文字了??可以??可以搞链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下划线!!加粗!!黑体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爱lof!!!

我靠!!幻想农场实体书的周边!我靠是跨剧组互动!

🌿。逆天改命成功。历史28成功逆袭。


【严江】猫

#短打水存在。








0.



严峫养了只猫,传统意义上的。








1.



江停下班的时候捡了只猫回来,是只黄猫,很普通。严峫回家的时候在灯光下举起它,沉思片刻一时半会儿没法判断出它是怎么迷惑到江停的。



江停说:“流浪猫吧,就趴街边,一直盯着我看。”他顿了顿,不太确定严峫喜不喜欢这类小动物,试探道:“能养吗?”



严峫:“养,怎么不能养。”



严峫刚刚加班回来,最近元旦假期,市局更加忙碌,按严峫原话来说便是“累断了帅哥的腰”——江停没觉得这话有多少可信度。



因此严峫警服还没脱,顶多把外套挂在了衣架上。已经将近十点,撩人的夜色映出点点灯火。暖黄的灯光打在严峫侧脸,无师自通地描绘出了半边阴影,深入衣领下坚韧的肌肉。



他就这样抱了只猫举起来,猫的眼神迷迷糊糊的,刚刚睡醒,吓得一动不动,半晌才拿爪子异常有骨气地抓了他一下,连一道痕都没留下。



严峫说完养才咂摸过来,这猫挠人的架势好像在哪见到过。








2.



江停捡回了猫,但没有得到猫的命名权。



在严峫脑袋灵光闪过,仿佛像卡通人物想到主意后冒一个电灯泡一样,在大早上兴冲冲地冲进厨房找江停的时候,后者就知道大事不妙。



严峫:“就叫大黄!”



江停正在做早饭,被这名字吓了一跳,盐差点多撒:“....你不打算,换一个?”



严峫思考了一下。



“小黄也可以。”



江停:“……”



大黄无助地低头,舔了一口牛奶,继而瑟瑟发抖。







3.



严峫的取名艺术并没有继承时尚达人曾翠翠的千万分之一,好在江停并没有对小猫的名字十分在意。



总归是不一样的,江停想。



从每天下班回来点着灯盖着毯子躺沙发上等严峫,变成了每天下班回来点着灯披着毯子抱着猫等。



大黄的眼睛是黑黝黝的,像两团煤球,它把头埋在江停手心蹭了蹭,轻轻喵了一声。



江停背上盖着毛毯,他垂眸轻轻把手放在猫上,试探着给它挠了挠下巴。



快新年了,严峫马上要放假了。



微信有特别关心提示音跳出来,在安静的环境中显得格外突然,大黄吓了一跳躲进江停怀里。



严峫的语音。



江停调大音量,严峫今天好像在庆功宴,喝了点酒,说起话来有点飘。



“老婆我要回来了我好想你老婆你睡了没……”



八秒后的波纹不断跳动,月亮轻而易举地挥开云雾探了个头。温柔的灯光下,依稀可以看见语音上方严峫让江停不要等他回来的文字消息。



江停回了好,备注很快跳成“对方正在说话”。他想也知道严峫要说什么。关了手机,揉了揉猫的脑袋。



然后在大黄迷茫的注视下,莫名其妙地低头笑了起来。








4.



新年的时候严峫信誓旦旦地表示市局肯定不加班。



江停也希望,但基本上不可能。



严峫在厕所给江停打电话,控诉了他的不易。



江停说他明白,他都懂,新的一年,他一定会跟他的猫好好过。



严峫:“……”



马翔的电脑桌面是他众多纸片人老婆里的其中之一,他每年新年加班的时候都要换一张,美名其曰新年要有新气象。



然后捧着泡面对着新气象感慨为什么要加班。



今年其实也差不多。



但他捧了一碗鳗鱼饭。



严峫把手插在口袋里,一脚踹开了大门,对马翔及其同事手里突然改变的伙食发出了疑惑,在韩小梅感激且语无伦次的诉说下捕捉到了关键词。



“是江教授过来给我们送温暖……”








5.



严峫看到江停的时候后者正在看手机。



他一直挺想问他到底在看什么,会有他老公好看。



他小心翼翼地走近江停,却被后者敏锐地发现了。



“你怎么过来了。”严峫像只大型犬一样围上去,低头蹭了蹭江停。后者无奈笑了一下,任人蹭了会儿后轻轻拍了拍对方手臂。



“新年新气象。”



“……”严峫把马翔的理论抛出脑海,“什么新气象。”



江停没说话,半晌后找出了个云里雾里的说辞,“什么都是新的。”



他们站在走廊,可以听到远处倒计时的声音,江停语毕又走神了,不知道想到了哪里去。严峫还是觉得江停的眼神很熟悉,好像之前看到过。



片刻后他恍然大悟,忽然抬起手像撸猫一样挠了挠江停的下巴。



江停忍不住了:“发什么病?”



严峫嘿嘿一笑,凑过去吻在了江停的额头。



“新年快乐。”









6.



严峫养了只猫,各种意义上的。










-end



我火了吗。早期长篇短篇文都被拉出来点蓝手红心,一想想还有点激动。大雾)

考完试了,改天选个黄道吉日开文,到时候通知你们w。数学考的时候睡了半个小时,休业式的时候要是没考好我妈可能会掐死我x。


我要告诉你们今天我生日!!!


首页破云12我又行了,趁着还有神智赶紧退出APP不再点击罪恶的下滑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