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杰佣】一首诗的时间

#官方日记推演背景,人格分裂杰克预警(对人格分裂描述不多?)
#ooc注意,私设如山
#原皮杰x原皮奈,人格分裂优雅绅士x铁血雇佣兵






1

If you are the sun.
Then I am the moon.
I ……

桌前那人冷汗直下,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趴在桌上喘着粗气,双手无意识地打翻了墨水,袖子擦过了未干的钢笔,一摊墨水自还没有写完的诗句下方化开,独留一个“I”。然而这点动静很快归于平静。

大概五分钟后那人再次起身,拿起桌上的纸竟觉得陌生,用舌头舔舔嘴角,念出声。

“如果你是太阳。”

念到这里他突然止不住地狂笑起来,低头看着纸张嘴角勾起诡异地弧度。

“你总是背着我干这种事情,我以为你到这里后会彻底死去,没想到你在主人的能力下起死回生了。”

他哼着小曲儿撕碎了纸,将纸屑扔进旁边的小垃圾桶后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裳,发现袖口的墨迹后蹙起眉,但很快找到了新的办法——换一件外套。

他起身,回头凝视着窗户外的太阳。

早安。







2

“佣兵先生。”艾玛看起来很开心地叫住了旁边的奈布,并且忽略了后者不耐烦的神色。

“能帮我把这个带给艾米丽小姐吗?这是她问我要的花。”艾玛将花盆塞进奈布手里,微笑着道了声谢后,便转身看向她的稻草人。

“这不是花园吗?她要她自己为什么不来?”奈布有种想要砸碎这个花盆的冲动。

艾玛回过头,黑檀般的眼睛注视着面前的佣兵。

“谁知道呢,她或许是在看病,或许是自己受伤了。”艾玛没有再看奈布一眼,为稻草人整理好衣服后兀自去浇水了。

奈布撇撇嘴,离开了。

奈布·萨贝达抱着一盆花就像是杰克的衣服沾了泥土一样不可思议,刚走进庄园大厅就被其他求生者围观起来。

他在二楼的艾米丽的房间里找到了她,门没关,敞开着,艾米丽正在面无表情地给自己注射镇静剂。

奈布眯着眼睛敲敲门,视线却越过那人看向窗外的太阳。

艾米丽转过头来,看到了奈布手上的花,她笑起来。

“这是伍兹小姐让您带过来的吧?谢谢了。”艾米丽说着起身走到人跟前,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那花。

奈布饶有兴致地盯着花和人看,他不明白为什么有人会对一株没有生命的东西那么小心。

“这是什么花”他出于兴致望向花盆里的花朵,它的叶子又大又长又多,呈现出生机的绿色,顶端是一朵红色的花,那花看起来如同鸟一样,中间还带了抹蓝。

“天堂鸟,就是鹤望兰。”她将花放在床边的桌上,将窗帘拉起来一点,但还是有阳光倾斜下来。

艾米丽没有让奈布进来的意思,后者也没有兴趣,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他不经意间回头看一眼,窗外的居然起了薄雾,他看到艾米丽皱起眉头又拉开了窗帘。

他当然知道起雾是什么意思,是那人来了。

奈布厌烦地走下楼,进了庄园大厅,正想去花园躲一会儿时他迎面撞上了雾的制造者。

“杰克先生。”

“萨贝达先生早安。”杰克的眼睛隐藏在面具后面,奈布抬起头看他。

“杰克先生这么闲?一大早赶来破坏生态环境?”

今天奈布的心情称不上好,更别说他性格就是这样,尽管会照顾人保护人但出了游戏后总是皱着眉,一可能是因为上局游戏受了伤,二可能是因为没有鲜血或者别的来刺激他的大脑,使他忘记其他东西。

奈布刺了几句后发现自己这样很幼稚,于是又耐着性子道了歉想绕过杰克离开。

“If you are the sun.Then I am the moon.”

杰克以唱歌的音调念到,略过奈布离开了,奈布却突然停下来回头。

“I am illuminated by your light.”他平平板板地说道,随即转身离开,留下杰克顿住的背影,以及面具下神色复杂地双眸。







3

杰克待在房间,另一个人格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多,他倒也没做什么,只是会拿起纸写诗。杰克看着陌生的诗句,昨天的写的两句后又跟上了一句。

“I am illuminated by your light.”

杰克回忆起来这是奈布说过的,那么那个时候这个人格是清醒的,但没有争夺身体的所有权,只是安静地以其他人的视角看着听着。

他坐在桌前,将三行诗念了一遍又一遍。

令人惊讶的是他没有如同昨天撕掉纸,而是提起了钢笔又写了一句。

“And you gave me light and hope.”

你给了我光明和希望。面具被摘下来放在一旁,杰克深邃的眼眸望向窗外。

可是这个你,他不知道是谁。








4

奈布沉默着被绑在狂欢之椅上,杰克也沉默着望向远处的海伦娜。

不同的是海伦娜已经站在了开启的大门旁,她闭着眼睛,什么都看不到却又看到了奈布和杰克。

莱利迷失了。

瑟维直接从另一扇门走了。

“你觉得那个盲人会来救吗?门就在旁边。”杰克饶有兴趣地冲着不远处的海伦娜吹了声口哨,看她身形猛然一顿。

奈布没有说话,事实上他连杰克说了什么都不知道,他看着红教堂里面一直铺到大门的破旧地毯。

美智子看到教堂和红色地毯总会沉默,里奥看到破旧工厂总会莫名其妙地生起气来,而瓦尔莱塔和美智子一起沉默,裘克和哈斯塔无言地望着海,而班恩……

班恩说不了话,但他们却总能听到班恩在讲话,当然只限于游戏中。

杰克呢。

杰克应该也有故事,他看着艾玛的眼神像是在看一个故人。

不过那个故人应该与他有仇。

奈布漫无边际地想着,他转头用余光看到了海伦娜拄着盲杖离开了。

还剩下8秒的倒计时直接化为零,昏迷时他又听到杰克哼起了歌,应该是昨天那首。

“……And you gave me light and hope.”

杰克的衣摆的被风吹起来,他看着奈布,奈布闭着眼睛看着黑暗。

你已经知道了我的心意了。

杰克笃定着。







5

“If you are the sun
Then I am the moon.
I am illuminated by your light.
And you gave me light and hope.
Though it is impossible to meet
But our hearts have been linked together.”

杰克看着。

除了第四句是他的字迹其他都不是,昨天晚上他依稀记得身体不受自己控制爬了起来,拿起笔没有迟疑地写下它们。

他有了共鸣。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最了解他的是另一个人格——但是他也要离开了。

纸张的背面用钢笔歪歪扭扭地写着“我走了”的字样,杰克感觉不到有人在自己身体里了。

你早该这样。杰克嗤笑完却又感到了孤独。

另一个人格告诉他,这首诗写完了,但是杰克认为它还没有结束。

正如他和奈布,也没有结束。







6

杰克看着三人中仅剩的佣兵先生,他无力地倒在海边,海浪冲刷着他的伤口。

“我给你吟首诗。”他道。

奈布喘着气抬起头,“你有病?”

杰克在心里承认了。

他拿出一张破旧的纸,闭上眼睛撕碎。

奈布突然明白了杰克要做什么,满脸的水不知道有没有掺杂进因为泪腺分泌过度而出来的东西。

“If you are the sun
Then I am the moon.
I am illuminated by your light.
And you gave me light and hope.”

奈布想起来这个是之前杰克一直哼着的歌,原来是首诗。

“Though it is impossible to meet
But our hearts have been linked together.”

奈布意识开始不清醒。

“I will keep the sky you have been in.”

杰克将面具摘下,背诵着。

“Look at everything you've seen before.”

“I will be here.”

他顿了顿,轻轻抱起脚下那人,海风拂过二人,吹向尼泊尔和那个时代。

“Waiting to meet you.”

“这是我最后的致意。”

求生者已投降。








-END









——————
If you are the sun.
Then I am the moon.
I am illuminated by your light.
And you gave me light and hope.
Though it is impossible to meet.
But our hearts have been linked together.
I will keep the sky you have been in.
Look at everything you've seen before.
I will be here.
Waiting to meet you.
这是我最后的致意。
(如果你是太阳
然后我就是月亮。
我被你的光照亮。
你给了我光明和希望。
虽然不可能见面。
但是我们的心是联系在一起的。
我会留住你一直在的天空。
看看你以前见过的一切。
我会在这里。
等着见你。)

这首诗为 @萝拉今天酒驾了吗 萝拉太太原创,已授权,太太人超好听说要借就直接给了15551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