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世邀赛】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40

40

#无cp,不定时更新
#没有存稿,连大纲也是在睡前想的我



  十六字诀。

  顾名思义,它有十六个字。

  背下来即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眼下情况十分符合第四条,于是一群人好像不知道敌人马上要来支援似的追击。

  Mr.K露头,被眼尖的黄少天发现,队内聊天框一面告知队友,一面继续公共频道骚扰。

  几个人十分有默契地撤退了,速度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容。退法也十分随意,自兀自逃命,如夜雨声烦这种可以翻墙的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安德烈没有下令去追,中国队五人看似落荒而逃,其实每个人之间离得很近,可以随时支援到。

  于是俄罗斯队几人便找了一个商店作为掩体躲了进去,牧师给剑客治疗。
 
  砰。

  一个手雷炸开,商店内顿时一片狼藉。

  剑客:“???”

  牧师:“……”

  魔道学者反应极快,回手就是一个星星射线,看到生灵灭拎着机械箱几乎快要消失了。

  所幸魔道学者反应快手速快,星星射线这才扫到了一个边。

  生灵灭丢掉的血被早有准备的石不转回过来。

  Mr.K脸色铁青。

  “go”

  俄罗斯队直接撤退,没有半点犹豫——他们对于队长的话从来言听计从。

  “他们跑了。”

  夜雨声烦报告。石不转当机立断道追。

  夜雨声烦一马当先,别跑边骚扰,偶尔带几个英文,显得风骚无比。

  俄罗斯队显然没料到对方竟如此死缠烂打,牧师操作精准,一边瞬发回复术治疗队友,一边跑路。

  肖时钦在后面扔各种道具与子弹,看起来竟是在放风筝。安德烈蹙眉,Mr.K反手一个天击挑飞了离俄罗斯队最近的夜雨声烦,随即龙牙连突用得行云流水。

  夜雨声烦被浮空,期间不忘一个银光落刃劈向Mr.K,后者格挡接住,不过明显不想与夜雨声烦缠斗,直接依靠复杂的地形撤离。

  中国队继续追。

  “打吧。”安德烈手指飞快划过键盘,不知何时竟是绕到夜雨声烦身后,天击冷却已好,挑飞后落花掌吹向俄罗斯队。

  剑客的血量已经上来了,不过没有能力接到,倒是魔道学者依靠超强的技术一个魔法弹击中了飞行的夜雨声烦。

  后者落地受身,直接开起大招剑影步,幻化成残影,时而四个,时而六个。

  几个残影反客为主,在攻击完对方后又重新合在一起,所谓登峰造极不过如此。

  俄罗斯队正式反击,Mr.K圆舞棍精准地捅40

#无cp,不定时更新
#没有存稿,连大纲也是在睡前想的我



  十六字诀。

  顾名思义,它有十六个字。

  背下来即是“敌进我退,敌驻我扰,敌疲我打,敌退我追”。

  眼下情况十分符合第四条,于是一群人好像不知道敌人马上要来支援似的追击。

  Mr.K露头,被眼尖的黄少天发现,队内聊天框一面告知队友,一面继续公共频道骚扰。

  几个人十分有默契地撤退了,速度可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形容。退法也十分随意,自兀自逃命,如夜雨声烦这种可以翻墙的早已经不见了踪影。

  安德烈没有下令去追,中国队五人看似落荒而逃,其实每个人之间离得很近,可以随时支援到。

  于是俄罗斯队几人便找了一个商店作为掩体躲了进去,牧师给剑客治疗。
 
  砰。

  一个手雷炸开,商店内顿时一片狼藉。

  剑客:“???”

  牧师:“……”

  魔道学者反应极快,回手就是一个星星射线,看到生灵灭拎着机械箱几乎快要消失了。

  所幸魔道学者反应快手速快,星星射线这才扫到了一个边。

  生灵灭丢掉的血被早有准备的石不转回过来。

  Mr.K脸色铁青。

  “go”

  俄罗斯队直接撤退,没有半点犹豫——他们对于队长的话从来言听计从。

  “他们跑了。”

  夜雨声烦报告。石不转当机立断道追。

  夜雨声烦一马当先,别跑边骚扰,偶尔带几个英文,显得风骚无比。

  俄罗斯队显然没料到对方竟如此死缠烂打,牧师操作精准,一边瞬发回复术治疗队友,一边跑路。

  肖时钦在后面扔各种道具与子弹,看起来竟是在放风筝。安德烈蹙眉,Mr.K反手一个天击挑飞了离俄罗斯队最近的夜雨声烦,随即龙牙连突用得行云流水。

  夜雨声烦被浮空,期间不忘一个银光落刃劈向Mr.K,后者格挡接住,不过明显不想与夜雨声烦缠斗,直接依靠复杂的地形撤离。

  中国队继续追。

  “打吧。”安德烈手指飞快划过键盘,不知何时竟是绕到夜雨声烦身后,天击冷却已好,挑飞后落花掌吹向俄罗斯队。

  剑客的血量已经上来了,不过没有能力接到,倒是魔道学者依靠超强的技术一个魔法弹击中了飞行的夜雨声烦。

  后者落地受身,直接开起大招剑影步,幻化成残影,时而四个,时而六个。

  几个残影反客为主,在攻击完对方后又重新合在一起,所谓登峰造极不过如此。

  俄罗斯队正式反击,Mr.K圆舞棍精准地捅到了夜雨声烦,摔在地上。

  对方剑客更是直接开起幻影无形剑,只见一道白光落在夜雨声烦身上,是石不转的大回复术。

  前者三段斩开路,跑进商店,剑影步越发迷乱,几下人竟不见了。

  幻影无形剑还在继续,剑客有些尴尬,连忙停止技能,回头一看,中国队人竟然一个也不在。

  安德烈面色阴沉,直接叫人跑了。

  张新杰没料到对方居然没追上来,心下可惜,本来还想多消耗对方一会儿,后者很明显察觉到了这个战术。

  两队悄无声息起来。

  本来的一场激战似是从未发生过,只有几条街上满目狼藉,两队又玩起了躲猫猫游戏。

  解说一番激烈地措辞解说着刚刚的对决,虽然并没有丧失任何一人,但还是不能否认它的激烈。

  一场对战悄无声息地开始,悄无声息地结束。

  两队继续战术走位。

  剑客的血一点点回上来,夜雨声烦的血也被石不转拉了起来。此时两队已经不在原来战斗的那条街了,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生灵灭继续沿路埋下电子眼,观察俄罗斯队的确切位置。不过俄罗斯队有了前车之鉴,此时肖时钦的屏幕上不断地跳出电子眼被摧毁的提示,而始终没有看见对方人。

  他们有可能分散了。肖时钦把自己的猜想如实报告。

  因为电子眼埋的地方总是不一样的,有时候竟然直接两个一起摧毁。

  “知道几人一起吗?”石不转问道。

  “不知道。”生灵灭回答。

  张新杰蹙眉。

  对方如果分散了的话,虽说也是分散了战力,但逃跑追击起来十分方便。

  对面牧师与骑士跑得慢,那么很有可能这两个人在一起。张新杰猜想,然后再否定。

  局面僵直。

 

 

 

评论(12)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