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鹿空】战争三十题(1)

#战争三十题

#原作第五人格,cp鹿空

#ooc,私设如山

#避雷:班恩前期可以说话,后期任务被割掉舌头,虐中带甜的真实写话

#私设鹿头与空军同是士兵

#另外,我对战争paro不了解。。





·第一题。


〖关于某事的演习〗







1


玛尔塔是这次空袭演习的主要负责人。


和她搭档的是步兵营的班恩。


班恩是个血性的男人,外号鹿头,军刀不离手,但这与空军玛尔塔没有什么关系。


敌军被称为“索西里”,索西里这次对我方发起战争的主要原因不详,大概是看中了国家资源丰富,想要占领,故意把自己皇室中不受宠的公主送过来假惺惺地称要和亲,第二天公主鬼迷心窍被自个儿父皇洗了脑自杀了,伪装成他杀。


战争由此开始。对方常常空袭骚扰,并且命名这次战争为“索西里的哀悼”,讽刺的是死去的公主就叫做“索西里”。


索西里公主这辈子最大的作用就是被命名为战争。


玛尔塔是边界守卫的,第一颗导弹如流星落入国境内的时候,她被上校安排进了空军营。


守卫国家的士兵在此刻被赶鸭子上架,无情的刀刃刺向了本该美好的一切。


索西里公主的死因没人去查,查出来是自杀也没有用了。


“无知的灵魂。”玛尔塔整理好军装,她看向眼前挺拔站立的士兵。


“我希望你们好好对待这次演习。”她说,“空袭并不应该只是空军营的责任。”


“我在这里点名批评,某些人的妄自菲薄使信号枪出了问题。”玛尔塔抬眼扫了下旁边叼着烟的班恩,把话补完整,“你觉得你承受不了你必须承受的责任——”


“麻烦退出。”


“我的演讲到此结束,接下来请另一位负责人班恩进行整体细节描述。”


班恩终于抬了头,他盯着年轻的女空军看了一会儿,低头把烟掐灭,清冷而又沙哑的声音自咽喉流出。


“没什么好讲的,演习开始。”









2


玛尔塔十分敬佩班恩这种简单粗暴不服就干的处事风格,当尖锐的空袭讯号响彻兵营上空时她觉得这次演习——


可能完了。


面前一群自持身份的老兵有序的撤离,压根不管年轻的新兵可能接受不了如此震撼的消息,玛尔塔面无表情地登上高点发射信号枪。


“当信号枪发射时,得迅速就位。”


新兵在演习开始的前一天被如此洗脑,他不由自主问然后呢。


老兵挥挥手示意他给自己点烟,新兵毕恭毕敬地拿出打火机为他点烟,后者随即狠狠地吸了一口,说,“然后就是准备防御了。”


“准备防御?”旁边的老兵一脸不屑,“这次谁负责的你打听清楚没。”


“步兵营的班恩啊。”


“不是还有个空军营的女兵吗。”新兵弱弱开口。


老兵一愣,蹙起眉头的样子老化了他的形象,“那你看着办吧,贝坦菲尔家的大小姐从不按常理出牌。”


新兵:“……”


我还不如不问你。


今天只好硬着头皮上,一群新兵蛋子整齐而又僵硬地摆好防御阵型,一边默念口诀一边被尖锐的警告声增加恐惧感。


“完了完了。”玛尔塔想。


“少爷兵。”班恩不知何时溜上来了高点。


“少爷兵?现在打仗呢一群少爷兵?”


“那能怎么办?彼得上校承受不住上面皇室贵族要逃跑或者趁机封侯的压力,把养尊处优的少爷们全部放进来了?”班恩脸上闪过一抹讥嘲,侧头看了眼玛尔塔,又道,“索西里嫁过来的时候有几位老兵反对,认为是个阴谋,但被妖容鬼迷了心窍的王子听不进去,趁机处死了一批德高望重的将军。”


“没人反对?”


“上个世纪萨贝尔佣兵团怎么灭亡的?”


“嘁。”玛尔塔不再说话,她挺直着脊背望向下面的群众,身侧的步兵不由得多望了她几眼。


“怎么报告这次演习?”


“如实报,让少爷兵赶紧滚回家继承他们的贵族,城里马上发布招兵公告。”


“遵命,玛尔塔将军。”


班恩戏谑的声音惹了空军的不满,但在对方发作前及时撤退。


第一次演习就此以失败告终,玛尔塔怒斥皇权贵族的警告第二天上了国内新闻头条。








——


想开就开了,想写个战争热血阴暗至死不渝的主题,随即用到了“战争三十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填完坑,不过大概挺短的,该虐就虐该甜就甜,反正he就对了


还有我没有常识,所有事情全部瞎编,时间线私设,背景私设,有些重要人物也私设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