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沈长个人向】寒梅煮酒

沈长喜欢喝酒。

身为酒庄庄主,他最喜欢的酒向来不卖。比如什么寒梅酒。

而沈长这番任性行为成功将酒庄营业率下降了一个百分点。

罪魁祸首本人浑然不觉,在伙计们喟然叹气的时候还兴冲冲地跑到京城里偷偷摘了多梅花。

沈长字卿如,这大半辈子遇到顾怀柔之前只能文不能武,遇到那人之后,虽然还是不能武,但从人那里坑到了江湖上的暗器。

小飞镖小毒针这种,玩着玩着还一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

沈卿如沈夫人好在会为自己制解药,呲牙裂嘴地给自己上完药然后又装没事人出现在群众面前。

他可能一辈子都不知道不要让别人担心。

别人担心着,心上挂着他,结果他消失了几天突然出现了,漫不经心地说了几句没事,又贵人多忘事地忘记了安慰人。

顺便气走了暗恋他的小姑娘。

而顾怀柔只会叼着草根看他,喃喃没事就好,然后去江南偷木工的小玩具送给他。

沈长心安理得地接受了礼物,在家里考虑着送什么回报,思来想去,夜不能寐,辗转反侧中将自己从温暖的床上拉起来去酿了灌寒梅酒。

酿坏了。

他很慌。但是决定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

的样子,随即一脸镇静地去酿第二罐。

他在第二罐酒里加了未融尽的雪,企图留住整个冬天。

但春天还是该来的还是要来的,春神面无表情地赶走了老人,播种着鲜花,融化了一罐酒,和一颗心。

“以后我死了,”沈长挑眉折了杨柳,言语间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看也没看身后的伙计一眼,“把我埋在酒庄下面,我还可以保佑你们。”

“庄主……这种玩笑看不得啊。”

“有什么开不得的,我一辈子,就这一个愿望。”

“哦不,这是第二个愿望,第一个愿望是盼望我可以赚钱。”

他笑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