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沈长】关于我儿子的一些碎碎念

#沈长人设见合集鸭


沈长是个极其复杂的人。


他云胡不喜,善恶难辨,喜怒无常,有时候还有点小任性。


他有个挂坠。


特别女性化。


在京城的珠宝阁买的,但其实是人送的,谁送的暂且不提,虽然当时沈长扮成了姑娘,但送他这个的人,一开始,便知道他是个男子。


至于为什么要扮成女人,我们还是暂且不提,但送礼人确实是一见钟情。


“你踩到我衣服了。”


“嗯?公子穿这么长的裙子是为哪般?”


沈长:“???”


哦,不为哪般。


“那姑娘小心点,慢走。”那人忍着笑。


“你什么意思啊?”沈长说。


“没什么意思,真的。”他说,“诶,我这边,有个小首饰,本来是想给我的姊妹的,现在给你好了,就当做是冒犯姑娘的赔礼。”


沈长冷笑一声,本着难看还可以当了还钱的原则,收下了。


但是小挂坠是真的好看,蓝色的,特别符合那个人的气质。


沈长也就没想当了。


小挂坠盒陪了他很久,在酒庄后院立起冰冷无情的墓碑时,还陪着他。


“它真丑。”沈长口是心非着。


“真的难看,当初你怎么送我这个。”


“但是我好喜欢它。”沈长说。


评论(4)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