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世邀赛】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61

61



#作业太多我还要给你们码文

#让我们来猜猜沙雕文手还有几张试卷没写完

#英语太难

#数学太难

#语文太难

#要期中了这个世界太难

#晚上再码篇别的?





那个少年已经学会了如何将一个剑客分成八个身影,他既然是天才那么也不负把他提上世邀赛舞台的石竹。


荷兰整个荣耀界对此就是有疑惑。


没有任何人有资格把一个天才少年,但是没有半点大舞台经验的人,带到这个世界巅峰。


这座巅峰上的人个个都在俯视,包括安德烈,包括叶修,包括石竹。


他们就这样俯视着一个爬得快的少年慢慢登顶,等到他将一只手放在巅峰的石块上的时候在踩上一脚。


踩着一脚的有很多人。


包括石竹。


“我觉得荣耀这个游戏。”那少年垂眸,他看着记载不属于他们荣耀的记者,“很有趣。”


“我很开心能在这种阶级的比赛上有着出场的机会。”


“我想摧毁中国队根本不是一句自大的话。”


“是个人就想摧毁比自己强大的事物,但这不代表他们会去无视比他们弱小的事物。”


“所以,他们叫巅峰。”


当然,这也是后话。


此时的天才在台上肩负着守擂的责任,他眼里只有剑光。


“荷兰队的KNIGHT直冲。”


“索克萨尔吟唱法术,KNIGHT会躲吗?”


“没有躲,扛着伤害硬上。那么荷兰队这局是要强攻了,喻文州明显发现了他们的意图,开始吟唱操纵术。”


“KNIGHT动了,但他这个站位实在靠前,不管怎么样应该都会被索克萨尔的法术擦中……不不不他没有,他躲过了。”


“这个三段斩我可以吹一年,但他并不属于我们的国家队,所以算了。”


“我开始好奇当他遇上黄少天时会怎么样了。”


“我也是。好,现在KNIGHT越来越靠近索克萨尔,后者被逼后退,现在导播切了喻文州的摄像头,这位战术大师在山崩之前依然保持得体微笑。”


“那是因为喻文州感觉到导播切过来了。”叶修一脸安详。


“索克萨尔居然开始移动吟唱,这个法术的吟唱条似乎有点长,这不得不让我想起了死亡之门。”


“但KNIGHT这个距离如果三段斩过来再接一个迎风一刀斩不是不可以打断。”


“但是KNIGHT的三段斩还在冷却,好吧那是刚刚的事了,此时他又释放了三段斩似乎正是按着李指导的步子走。”


“可惜晚了。”


死亡之门突地横在两人面前,来自异世界的触手还没有伸出多长就抓到了KNIGHT,拖回去爆炸掉。


死亡之门的伤害非常可观,血量下去了一大截,并且喻文州还在此时吟唱了一个切割术。


局面由索克萨尔遥遥领先,KNIGHT中间确实有不少亮眼的操作,但终究火候未够。


他像卢瀚文——有那一腔热血却无能为力。


他不知道是怎么被安排上荷兰国家队的,但是这个少年的确未来可期——这是叶修赛后原话。


接下来便是这场对决的重头戏,团队赛。


地图被打在场地上方进行介绍,荣耀公司为这次世邀赛进行了大规模原创地图的制作,其中一些不乏被很多荣耀玩家叫好。


叶修清点着人数,如果可以的话,团队赛他的上场,他想留到决赛,毕竟场外支援只能有一人并且一次机会。


很快了。


叶修有点晃神。


距离世邀赛开幕到现在已经过了短短几个月,但对他来说,像是晃过去了一辈子。


快了。


这局胜利再赢一局,就是巅峰的对决了。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