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庄园友情向】奈布和美智子又打起来了(下)

#前言必看,友情向,看似沙雕实则正经
#内含所有人全是语c群小可爱,我永远爱他们,然后会有同一个人出现,但皮肤不同,ooc注意,一般没有cp,一对双杰是群里本来就有的。
#我好生气啊我好烦啊我好悲伤啊,那不如来码字吧
#这章
杰克(白纹大触)
杰克(金纹大触)
菲欧娜(初始)
艾米丽(返生)
裘克(歌手)
裘克(囚徒)
奈布(刺客披风)(私设监管者)
海伦娜(暗金蛋糕)
美智子(白鲤)
#这是个关于友谊的故事




1

金纹在两个星期前得到了海伦娜的护身符。

“我觉得金纹先生可能需要这个。”暗金海伦娜小姐推推眼镜,严肃地说。

很快她就拄着盲杖离开了,杰克在原地复杂地看着她的背影。

他不想拂了海伦娜的一片好意,只好随身带着。

接下来四局游戏的结果让所有人瞠目结舌,四局,金纹大触全是四杀,没有一局例外。

返生小姐眼神复杂地看着金纹先生,她准备向庄园主举报这个不符合常理的结论。

金纹拦下他,bb了一顿以和为贵,她这才狐疑地走开了。

金纹冷汗直流。

他把这一切告诉了白纹,结果白纹大触语重心长地bb了一顿这肯定是暗金小姐的阴谋,又花了一个小时歌颂了自己是多么伟大。

金纹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随后捕捉到了悄咪咪潜入左耳的重要信息。

“要不护身符我帮你收着?连续那么多局四杀会被起疑的。”

金纹一拍手,“好!”

白纹大触:“……”

行吧。

白纹接过那个护身符,把它塞在衣服口袋中。

依旧是诡异的,白纹接下来的游戏运气出奇的好,不是瑟维一个反向翻板成功地把自己拦在了屠夫的刀下就是艾米丽突然失误,十分钟都治疗不好一个菲欧娜。

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暗金盲杖坏了。

克利切手电筒开局没电。

薇拉香水用完。

两个特蕾西小姐的机械娃娃被他撞到很多次。

白纹靠在墙边,颤抖着双手把瑟维带到地窖前。

“你要放了我?”瑟维怀疑里面有什么阴谋。

白纹摇摇头,“不是,最近主人找我谈话问我和金纹怎么回事。”

瑟维用手扶扶帽子,看着气球的绳子被白纹割断,然后摔在地上。

“不管怎么样多谢了。”他跳下地窖。

白纹看着他,从口袋里摸出了护身符。

他忽然觉得歌手先生会非常喜欢他。



2

两位小丑先生早已听闻了庄园护身符诡异事件。

歌手裘克还没等白纹开口,一看到他手里的护身符就直摇头,然后把一边看热闹的囚徒推到人跟前。

囚徒摆摆手直说我俩还客气什么又把歌手推到前面。

两个人推来推去,白纹冷眼旁观,他只想知道谁会从他手中拿走这个护身符。

“不如给刺客先生吧。”歌手突然提议,囚徒点点头真诚地望向白纹。

“什么理由——我是说以什么理由把护身符给他。”

“以美智子小姐的名义!就说美智子小姐她想要向刺客先生道歉。”

白纹在原地踌躇了几步,回身走了。

歌手叹口气,勾着囚徒的背也走了。

囚徒皱着眉,“瞒着他们会不会不太好?”

“当然不会。”歌手满不在乎道,“全庄园又不只是我俩知道。”

“美智子她本人知道得比我们还多。”



3

刺客的弯刀重新插回刀鞘。

萨贝达他从尼泊尔来到这个庄园,他来得早,记得的事情却少。

他只隐约记得他是战场上的那个雇佣兵,与他的兄弟们失散,收到诡异的邀请函,在前往所谓欧蒂利斯庄园的时候被人打晕。

然后醒来。

继续前往那个庄园。

好似一切没有发生过,他依然是那个铁血无情的雇佣兵,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对求生者产生怜悯。

“萨贝达先生。”艾米丽睁开眼睛,“您很像我们。”

狂欢之椅的倒计时快要回归于零,求生者在此时的嘲讽一般会被所有监管者视为“死鸭子嘴硬”,但是刺客却毫无理由地被激怒了。

“我像你们?你们?谁?”他拔出弯刀。

艾米丽勾起唇角,转移了话题。

“白鲤小姐她,要给您带样东西。”

刺客愣了一下,没来得及追问狂欢之椅便开始旋转——它将要把坐在它身上的求生者带回庄园。

他低头看着脚边狂欢之椅留下的彩色纸屑,然后缓缓地前往教堂中央。

弯刀拖在地上发出难听的滋滋声。

红教堂中央密码机的天线的抖动戛然而止,紧接着听到了瑟维先生的喘气声。



4

刺客想也没想就把护身符拿过来然后塞在口袋里。

白纹有些惊讶,惊讶刺客会这么爽快,但还是昧着良心把早已经准备好的说辞讲出来,“这是美智子小姐带给您的。”

“您是说美智子小姐?”刺客眼睛闪了闪,很快回归于平静。

“是的。”白纹鞠了个躬,“我先走了,下场游戏的监管者是我。”

刺客神情复杂地看着白纹离开。

事情一开始就不是这样。



5

白鲤那天坐在花园的秋千上,她温柔地看着远处的伍兹小姐为花朵浇水。

刺客那天弯刀恰好丢了,他急得差点把监管者宿舍给掀了,歌手和囚徒一个人绑手,一个人绑腿拖住了他。

“说不定是你昨晚落下了。”歌手好言相劝。

“对啊,你仔细想想你昨天晚上去了哪些地方。”囚徒使劲地按住刺客的双腿,结果那人的腿猛然一松,吓了他一跳,结果抬起头就看见他闭上了眼睛似是在回忆。

“大厅,湖景村,食堂,宿舍,洗衣房,花园……”

“好像就是花园,我昨天过去的时候伍兹小姐突然叫住我问我能不能帮她搬盆花给艾米丽小姐。”

“那就对了啊。”歌手松开手。

囚徒也松开双手,盘腿坐在一边,眼睛里跃过一丝疑惑。

刺客若有所思地前往花园,歌手也盘腿坐下。

“都知道了?”

“求生者除了瑟维,克利切还有两个特蕾西,其他都知道了。”

“菲欧娜策划的,我不相信她只是听从神的旨意。”

“瓦尔莱塔小姐她……”

“全部告诉了美智子。”

“完了啊。”囚徒闭上眼睛喃喃自语,“完了啊。”

“我们也是遵从他的意愿。”

“……可能吧。”



6

美智子对萨贝达的突然到访并不疑惑,她点点头率先开口,“先生是来找弯刀的?”

刺客点点头,就见美智子抖开折扇遮住脸,声音隔着扇刃传来,“应该在伍兹小姐那边的花架上,进入她从花丛中找到了先生的弯刀,她还抱怨着那把刀砸死了许多花草。”

美智子好像在笑,又好像很平静地在叙述事实。

刺客内心的不安在拿到弯刀的那一刻达到了顶点。

“感谢刺客先生昨天为我搬花。”伍兹眨眨眼。

“不客气。”刺客的声音有些嘶哑,他嗅到了忘忧草的味道。

伍兹顺着他的视线望向怀里的小草,“这是忘忧草,薇拉小姐调出来的忘忧之香百分百需要这种草。”

“功效?”

“忘记自己现在在干什么。”伍兹笑起来,又低声说道,“艾米丽小姐给我吃了特殊的草药,在山上和一只猫头鹰采的。”

“我们后悔让你知道一切。”

刺客坐在地上,背后靠着花架,最上面的花盆失去重心跌了下来,被美智子接住。

“小姐的花。”

“谢了。”伍兹吹了声口哨离开了这里,同时砸碎了怀里的忘忧草。

“对外怎么说?”她抬起头看着舞妓。

“说我和他打起来失手把他伤了。”




7

——我们为什么要这么做?

——那不然?告诉刺客他本来是个求生者,有天突然失踪然后又以监管者的面目出现?

——那不是一个人吧。

——好像不是同一个人,菲欧娜小姐说那个刺客是别人冒充的。

——为什么要这么做?

——因为那个佣兵团,人死光了吧。


8

刺客想不起来了,他擦拭掉弯刀上的鲜血归了鞘。

“刺客先生!”暗金小姐拄着盲杖扶着墙慢慢走过来,身后跟着白纹。

“怎么了。”他转头望去。

“有新的求生者。”

“跟我有什么关系?”

“他说他叫,奈布。”

9

原本在刺客身上的护身符第二天被人发现丢在花园草地上,第三天又消失不见。

一个星期后人们发现它重新回到了菲欧娜小姐的脖颈。

评论(8)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