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原创】拾得寒山·2

2



白驹翻着墙回了学校。

东西忘带了回学校拿一律要去门卫登记,而班主任时时刻刻盯着门卫那边的登记册,一发现有高三七班小朋友的名字马上联系家长进行深刻的教育。

但是白驹一直认为所谓深刻的教育就是打一顿,打一顿就完事了,再顽皮的孩子打一顿就可以了。

倒不是白驹暴力倾向,关键是从小到大父亲就是这么做的。

也不算从小到大,大概是母亲去世后,也就是白驹13岁的时候。

他翻着围墙轻轻跳下来,耳边有风吹过,现在还是夏天,晚风不同白日,很清凉。

九月开学就高三的白驹,在学校暑假报了文学社的辅导班。

文学社负责出校刊,现在暑假校刊停出了但辅导班还是得有的。

这个辅导班现在主要是为十月底的全市作文大赛做准备。

社里老师打听过,这个比赛是官方举办的,如果三等奖以上除了奖金高考是有利的。

白驹不想参加。

比赛题目大概是记叙文一类。

他最讨厌写记叙文,他就不明白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事情记的。

小学写美好的一天,初中写难忘的那天,高中写当我埋下那颗种子的时候。

有区别吗。

出发点都充斥着爱与正义实在不符合愿意从最恶意的角度揣测别人的白驹先生。

他轻车熟路地绕过校园里几处有门卫巡逻的地方,找到二号楼放慢脚步爬楼梯。

辅导班的地点在原高二一班。

白驹路过走廊,头上灯突然亮了一下,吓他一跳,他实在不明白感应灯现在为什么还开着。

他只好踮起脚尖像个小偷一样摸索着教室。

高二一班的班牌在月光下闪着,门左边的班级版面十分经典的写着备战中考四个大字。

白驹拉拉门把,不出所料,已经锁了。

他又退回去看看窗,也锁了。

到底是哪个值日生如此敬业直接把教室锁死了?

白驹骂了声操转身原路返回,临走时趴在窗口望了眼自己座位试图看看桌肚里有没有他的作业本。

用死一本作业本,不能今天写这本明天写那本,如此变态的要求局限了白驹完成作业的可能性。

他有点怀念开锁专家苏也小朋友。

但是苏也现在应该睡死了,而且手机肯定开了飞行模式。

白驹回到那处围墙下,爬着墙翻出去,跳下去的时候下意识看了看下面,结果一个拿着手电筒的人影把光往上照。

那人:“……”

白驹:“……”

好巧啊。

“灯拿开,要瞎了。”白驹皱眉挥挥手,下面那人慌忙把光移开抬头问了声你怎么在这。

“我半夜活动,翻墙玩,有意见吗?”

“没意见没意见……我听你声音有点耳熟。”

“这里的门卫都认识我,我是高危分子谢谢。”

“不是,我不是门卫。”那人急了,把手电筒移到下巴下啪一声打开,顿时一张青黑色的脸毫无征兆地出现。

“我就是你前几天遇到的那个,那个,那个啊。”

白驹面无表情地看了一会儿,“没映像。”

江鲤:“……”

我好无奈啊。

“就是那个弄脏你衣服的女孩子的哥哥。”

白驹回过头来。

“好,我想起来了。”江鲤正想说几句白驹又开口了,“麻烦让让,这个姿势很累的。”

“哦。”江鲤向后退了点,注视着白驹从围墙上跳下来。

“嗯,你怎么在这,你们美术生这么闲的吗?”

江鲤把手电筒关掉,这边路灯刚好坏了,两个人根本看不见彼此。

“我路过啊。”

“那还真是巧。”

江鲤:“……”

“好吧我不是路过,我来这边学校这边看看……就是,那个。”

“哪个。”

“认不认识你们学校那个……”江鲤挠挠头,“姓白的妹子啊。”

白驹觉得大事不妙,“哪个姓白的妹子。”

江鲤急了,“就是你们上学期运动会,然后学校开放日,我妹生病我陪她去医院回来刚好你们闭幕式。”

“班级开始游行嘛,然后,然后就是高二七班的那个带头举班牌的传白色长裙子长头发的妹子。”

白驹想起来好像有这么回事。

“这样子,你可能就要失望了。”

白驹伸伸手示意人过来,江鲤往前凑了凑,白驹顺势勾着他肩膀,没注意到江鲤突然颤了一下。

“那个妹子,是个男的。”

“而现在,他就站在你面前,你看着我,你发现了什么?”

“你……”江鲤抬头看了看,马上低下头,耳垂的红润被夜色遮住,“你眼角有颗痣。”

“你他妈……”白驹猛地放开手,想拍他头才发现他们好像不熟,忍住了拍人的冲动,烦躁地背起地上的书包逃了。

江鲤心说别走啊,那个妹子到底在哪啊。

他咳嗽一声,看人背影消失之后,重新打开手电筒慢吞吞原路返回。

暴躁老哥惊变女装大佬!太刺激了。

白驹回到家九点了。

他一开门就闻到了酒气。这肯定是他爸在喝酒,满地的酒瓶滚到了白驹脚边。

他沉默着踢开,发出的声响让客厅那边的人抬头望了眼。

“你回来了?”

今天酗酒的父亲竟然很温柔。

白驹不免怀疑他爸爸白川喝的是假酒。

白川招招手,示意他儿子过来,又指了指他对面的椅子。后者在原地站了会儿,扔掉书包踢开所有瓶子走过去坐下。

“你马上就要高三了吧。”他似是很怀念地看了眼已经快要比他高的儿子。

他想起来白驹三岁的时候天天哭着要妈妈抱,爸爸一抱他他就哭着要妈妈。

结果五岁时开始找爸爸玩了,两个人在院子里数蚂蚁,白川给他做了个秋千,让白驹坐上去轻轻推着他给他哼歌。

这一切是什么时候结束的呢。

白川有点恍惚。

对了,是孩子他娘死的时候。

出了车祸,这辆出租车除了他以外其他全死了。

虽然他也因为断了一条腿作为代价。

警察叫来了白驹,白驹得知母亲的死讯后呆愣着,女警以为他吓傻了,准备哄哄他。

“那为什么他活着。”

白川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差点厥过去。那女警一愣,忍不住说了句你怎么讲话的,他不是你爸爸吗。

白驹沉默着,过了一会儿硬邦邦地说了声对不起。

白川想,他那天和他妻子去给白驹买生日蛋糕。

然后出了车祸。

他没死的一大半原因是最后关头退役军医出身的母亲将他压在了身下。

“我本来想进部队当个文艺兵,结果人家说我身手好,爸爸妈妈爷爷奶奶全是医生,就问我想不想当军医。”

“你说啥?”

“我说,我愿意啊。”

白川看着眼前的儿子,觉得他当初那句话只是说早了,但没说错。

“好好学习,你能考上川宪我就很满意了。”

“嗯。”

“我最近给你省了点钱,你买些学习资料。”

“哦。”

“你这次期末考几分?”

“……”他低着头,“忘了。”

白川一愣。

“我忘了。”他说,“年级排名前十差不多。”

“你没记分数?”

“我记了。”白驹像是报复似的开口冷笑,“我回家还告诉你了,你当时一摔酒瓶问我怎么不考个全校第一。”

白川想不起来有这种事情。

但是他觉得这种事情肯定是他能够做出来的。

“你回去吧。”他很疲惫,靠在椅子上闭着眼睛,前方传来窸窸窣窣的声音,过了一会儿啪的一声有人关上了门。

他的手摸了摸桌子,空酒瓶被他撞到地上几个。

“没酒了啊。”白川喃喃自语。

奶奶和妈妈又吵架了。江顺躺在床上划着手机,看着扒一扒系草的感情史等沙雕贴子。

他哥最近和他嫂分手了。

这事情私下解决的,没几个人知道。

但江顺知道,嫂子是川宪大学的,就是他俩九月要去报道的那个大学。暑假在奶茶店做兼职,长得好看对人温柔体贴,重点是她和江顺相处得十分好。

她都快觉得她嫂子就是这个人了。

知道那女的偷看她哥手机被江顺发现了。

原来这个世界上没那么完美的人,这个女人十分多心,老觉得江鲤和谁谁谁有一腿。

江顺仅存的幻想破灭了。

她老早就知道她哥,取向和别人不一样了。

大概是在高二的时候,他哥没有等她放学一起回家,江顺心里想着回家一定要借此骗江鲤的那盒进口巧克力吃,结果家门没进先看到了她奶奶。

奶奶抬头眯着眼见是江顺,颤颤巍巍站起来想说什么,后者慌忙过去扶住她。

就是这么一靠近,家里传来了砸东西的声音。

她下意识以为是父母吵架了,但仔细想想好像不怎么可能,江父江母一直很和睦。

“你他妈管我啊。”那是江鲤的声音。这是她第一次听到江鲤爆粗,也是最后一次。

奶奶平静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年纪稍小的江顺察觉不到的哀痛,她说,去公园散步吧。

江顺沉默了一会儿,把书包轻轻放在门口,大声喊,“好啊奶奶!”

家里瞬间安静。

江顺和奶奶走了,在傍晚七点才回来,江鲤给她们留了饭,他人却在房间里,窗户封死,门在外面被锁死。

像个精神病院的病人。

被关起来,害怕他出去伤害这个社会上的人。

那天晚上江顺倒垃圾的时候在纸篓里找到一张被揉得皱巴巴的纸,她鬼使神差地打开,看了一会儿后沉默地揉起来,想要重新扔回去,却塞进了自己的口袋。

她像个流浪汉一样翻着纸篓,白净的手扒开引了苍蝇的香蕉皮与零食袋,找到了一张张同现在在她口袋里一样皱巴巴的纸张。

纸张像是语文练习簿上的,她每次都打开看一眼,然后塞进口袋。

直到口袋塞不下了,身后传来母亲的声音。

“江顺,你在干什么?”

她站起身,却因为蹲太久麻了双腿差点站不稳摔倒。她转过头去看她的妈妈。

她妈妈吓了一跳。

江顺眼睛红了。她低头抹了把脸,拎起垃圾桶出了门倒垃圾去了。

那一张张纸上,画的是同一个人,这个人江顺见过,是她哥哥的同桌。

这个人或是在写作业时专注的侧脸,或是篮球场上大汗淋漓投篮的瞬间,或是穿着运动服拿着矿泉水贴进江鲤脸。

有些违和的,是性别。

最后一张,是江鲤的标准行楷。

“他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江顺一边哭一边跑,直到很久以后她才觉得自己没有那么讨厌恶心或者反对同性恋。

她是全家第二个接受哥哥的人。

而在那很久之后,她看到了某个人再次出现在了江鲤的画中。

江顺希望,这次画了那么久的男孩子,到头来别是一句“他有喜欢的女孩子了。”

评论(2)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