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码万字祁七柒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主混全职——

亲友@绝不起床的血诺

【庄园友情向】奈布和美智子又打起来了(上)

#前言必看,友情向,看似沙雕实则正经
#内含所有人全是语c群小可爱,我永远爱他们,然后会有同一个人出现,但皮肤不同,ooc注意,一般没有cp,一对双杰是群里本来就有的。
#这章
杰克(金纹大触)
艾米丽(返生)
美智子(白鲤)
奈布(刺客披风)(私设监管者) @锦鳐
瑟维(白金阿拉丁)
海伦娜(暗金蛋糕)
克利切(原皮)
裘克(囚徒)(内测时期)
裘克(歌手)
薇拉(原皮)
菲欧娜(初始)
特蕾西(船舶技师)
特蕾西(哈雷车手)(友情出现)
#这是一个关于庄园的故事







1

艾米丽今天有点头疼。

不只是因为镇静剂嗑多了还因为萨贝达犯事儿了。

虽然奈布犯事儿了和她一点关系都没有,但这件事牵扯到了美智子。

美智子和艾米丽那可是敢一起打假赛,不是,一起去食堂抢饭的好姐妹。

所以艾米丽一定得帮奈布收拾摊子。

她不记得奈布变成监管者有多久了。

虽然她一来庄园,奈布就是监管者了,但是她的潜意识里觉得,事情并没有那么单纯。

就像裘克拿的是电锯而不是烟花爆竹一样。

艾米丽眉头一皱,有点想捶死奈布。






2

奈布犯的事也没多大。

但也不小。

毕竟求生者监管者加起来七七八八全部都围观到了。

白鲤小姐其实也是围观的那几个之一。

但她不知道为什么被牵扯进来了。







3

杰克作为一个礼貌绅士的监管者,从来不乱捶人。

由于每次进餐厅都会起雾这一特性,他被众监管者排斥。

所以他永远是最后用餐的那个。

杰克:“呜呜呜我好柔弱啊。”

他心下思忖着这个点应该没人了,抬手把歪掉的面具扶正,慢慢进入餐厅。餐厅确实人少了,但还剩下一个。

美智子挺直脊背,以最优雅的方式进餐,这种习惯铸就了她的美丽,有时候杰克必须承认,美智子也是一个优雅与狂躁共有的人。

他很高兴美智子没有对他的雾气而产生不满,反而十分惭愧——以这种方式打扰一位女士的进餐并不是一个绅士该做的。他想他现在应该打声招呼就离开,但美智子却朝他点点头,示意他坐下来。

杰克与美智子用餐完毕后后者叫住了那位先生。他开始猜测这位小姐找她做什么:“我该为您做什么?”

美智子抖开折扇遮住半张脸,左手放在身前,她的眼睛危险地半眯。

“杰克先生明天有一场游戏吧?”

美智子笑起来。

“是。”

杰克已经猜出了她要干什么,换班这种事情在监管者中很常见,当一个人安排了庄园一场游戏后,如果愿意,可以让其他监管者代替自己出现,反正监管者的名单求生者永远不知道。

“那妾身和金纹先生换一下吧。”

金纹杰克点头默认,美智子嫣然一笑,缓步走出了餐厅,杰克凝视着她的背影直至完全消失才快步离开。

餐厅雾气缓缓散去。










4

瑟维觉得这次的这场游戏他万无一失。

原因无他,他无意间听到了杰克和别的监管者讲话。

其中包含了“我在周二有场游戏”这种。

他知道今天的监管者肯定会是金纹大触,金纹大触和白纹的对话使他信心倍增,他已经找到了如何对付讨厌的雾刃的办法。

瑟维压低宽大的帽檐,白色的披风随风飘动,在红教堂中这身装备十分显眼。

队伍里的海伦娜敲了敲盲杖。

专属于盲女的高科技蓝光覆盖整张地图,除了让她暂时看到了眼前事物之外更让瑟维看到了远处的红影。

不管怎么样杰克是没有长发的。

瑟维双手颤颤巍巍覆上密码机,他无法相信这场游戏的监管者是白鲤。

因为那个时候的杰克根本没有要换人的心思——瑟维看得出来。

美智子哼着歌,朝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走去,双耳鸣声渐起。

钟声敲响,第一刀给了暗金海伦娜。

美智子抹去扇刃上鲜血,戴着獠牙的面具想海伦娜飞去。

很不幸,第一个遇上的不是克利切而是海伦娜。

瑟维仍然自信自己的魔术可以骗到美智子的刹那生灭。

美智子将黑色裙摆的海伦娜挂上气球,她觉得捶人还是要有点分寸不能捶太狠。

不然谣言就坐实了。

美智子到现在还没明白过来为什么庄园里开始传起了“美智子奈布不合”的谣言。

虽然所有监管者对待奈布都有一点莫名其妙的奇怪感觉,但是还不足以排斥对方。

肯定是那天的关系。

美智子脑壳很痛。

海伦娜看了眼不远处的狂欢之椅放弃了挣扎,虽然她两耳不闻窗外事根本不了解庄园八卦但还是有风声传入了她耳里。她下意识看了眼胸口,发现那个东西已经给了需要它的人。

美智子哼起歌曲。

海伦娜不寒而栗。









5

平局这种事情十分常见。

瑟维站在门口看着受伤的克利切狂奔向他而来。

美智子不远不近地跟着,平静如湖水的脸色让瑟维的心凉了半截。

另一位求生者已经逃脱。

瑟维站在一个安全的地方等克利切过来。

皮尔森的手电筒被打飞,闪了闪之后暗了下来,他现在能做的只有逃,还有希望瑟维可以给他抗上一刀——但他知道不可能,美智子的眼睛散发出骇人的红光。

刹那生灭的声音响起,白与红相间的和服拖在地上发出沙沙的声音。

一刀。

瑟维的心有点发怵,心想出去之后得找下艾米丽小姐然后转身离开。

被风吹起来的披风恰好挡住了他面无表情的回眸。







6

艾米丽拿了绷带,动作暴躁地包扎着克利切的伤口。

海伦娜的盲杖靠在桌旁,瑟维觉得自己需要一点镇静剂。

海伦娜的血已经止住,现在是包扎克利切的伤口的时候。

美智子站在一边抖开折扇遮住半张脸,含着笑意的目光注视着所有人顺便又道了声歉。

克利切:“……”

呵,虚伪。

艾米丽点点头。尽量让自己的汗水变得少一点,待会儿流进克利切的伤口就是妥妥地撒盐。

大厅门吱呀一声开了,带着张狂笑容的裘克拎着电锯走进来。

“晚上好,裘克先生。”美智子眼睛闪了闪,打了声招呼便闪到一边。

瑟维觉得现在练习魔术十有八九会被捶。

他有点羡慕海伦娜,可以因为眼瞎了而装作看不见裘克——尽管谁都知道海伦娜听力很好。

电锯被放在大厅的桌上,黑白相间的囚服包裹着裘克的身躯。

“那位歌手呢?”

艾米丽表面淡定的一批。

“你是说另一个'裘克'?”裘克咂咂嘴。

“对。”艾米丽没话找话尽量让气氛别那么尴尬。

“他现在应该正在游戏啊。”裘克疑惑不解。

艾米丽:“……”

我离当场去世就差那么一点。

气氛弥漫着尴尬的气息,克利切,这位勇士,看了眼已经被艾米丽包扎好的伤口,抬起头,深沉的目光扫过裘克,后者觉得这人肯定不单纯,正想约他去月亮河公园单挑,没想到他已经开了口。

“我手电筒呢?”

裘克:“哈?”

美智子:“……”

瑟维:“……”

艾米丽:“我死了。”

美智子颤抖着拿出庄园主配给克利切的另一支手电筒,“你原来那个没电了。”

“好。”

克利切也不挑,接过手电筒掏出从艾玛那偷来的工具箱开始拆起了手电筒。

“有那个什么什么破彩球了不起。”克利切冷笑一声,运用非凡的技术研究起了手电筒。

瑟维好奇地探了探头,跟着人一起研究手电筒了。

裘克:“……”

我本来以为这是场勇士的决斗。

“算了。”他咂咂嘴,“那个什么,美智子你是不是和奈布吵架了。”

黛儿心都快碎了。

美智子扇子都快捏坏了。

海伦娜拄着盲杖离开了。

“其实我觉得这肯定是假的。”裘克兀自说下去,续命能力一流的继续说,“话说你们知道菲欧娜吗?”

“那个祭司?”刺鼻的香水味传入神经,薇拉眯着眼睛来到大厅里随手拉了个椅子坐下。

裘克挑起眉头,“对。”

“话说亚当斯呢?”

艾米丽面无表情:“走了。”

“那也行。”裘克垂下眼帘看着地板,嘴角令人心惊的笑几乎冲破了绞刑架与那个曾经的血色黄昏的庄园。

“菲欧娜神神叨叨的,给海伦娜占卜……”

艾米丽打住,“等下,菲欧娜小姐她……”

“哦,不是占卜,反正差不多——她给了亚当斯一个护身符。”

瑟维停下了围观克利切拆手电筒,后者也抬起头觉得这事儿有趣。

薇拉仍旧喷着香水净化空气,忍住从兜里拿烟点的念头让自己分心去听裘克讲八卦。

“然后告诉她,那个护身符可以帮助亚当斯这一段时间,但是这段时间一过,就得把护身符给需要的人。”

“这标准的童话开头。”薇拉嗤笑一声继续听着。

裘克没有对别人打断他而不满,反而有点兴趣,但他还是保持了讲八卦的兴致。

“她给了杰克。”

“哪个杰克?”

“金纹大触。”

“然后呢。”

“不知道。”裘克没撒谎,毕竟海伦娜给金纹护身符的时候他看在眼里——顺便还挖出了护身符的来历,但后面他就不知道了。

众人对这条八卦十分感兴趣,但很遗憾,囚徒裘克剩下的就不知道了,所以保持了围观的姿态。

白鲤不知道何时已经离开了。

她听到了护身符的前半段故事,她又恰恰好好正正巧巧知道后半段。

但她不会说出去。

该烂在肚子里的,瓦尔莱塔都不能剖开带出去。









7

船舶技师摇了摇她的遥控器,她站在湖景村的海边破译着密码机。

特蕾西不知道这一次为什么会还有一个哈雷车手,本来她们两个,根本不能出现在同一场游戏。

但无所谓。

这个阵容真是令人十分窒息,两个机械师与一个祭司,还有一个是谁特蕾西根本不想知道。

只要他不受伤,他是谁都可以。

对这个庄园的害怕从初入这里就没有消失,她与哈雷车手一样,害怕这里的一切,却又被这里的一切吸引。

瓦尔莱塔的机械臂。

密码机高端的信息。

个人终端无误差的联系。

海伦娜盲杖的机关。

一切的一切,只要她把这些随便一样带出去,那么她就会是这个世界上最杰出的机械师。

她看了眼在密码机旁散落的零件,忍住好奇没有捡起来研究。

她是想研究,但她必须有命研究。

哈雷车手,比她来的早的那个机械师,也叫特蕾西的那个,从来不会干这种事情,这让技师小姐疑惑了很久。

直到她为了研究月亮湖公园的过山车装置而被黑色的讨厌的乌鸦吸引。

金色橡胶在她背上砍下的伤痕她至今都不会忘记。

特蕾西的汗水流了下来,虽然密码机的破译进度已经快要过半,但她依然很紧张。

咚。

这钟声对特蕾西来说简直是地狱的丧钟,她看了眼个人终端,喘着气,手指尖传来了麻木感。

触电了。

个人终端上的特蕾西·列兹尼克上方的倒地图样令人心惊,但是很快它就变成了一个人被绑着气球的样子。

船舶技师关掉个人终端,不去看,但很快它又亮了起来,一个人被荆棘缠绕的图样下方是一条“我需要帮助,快来”的消息。

特蕾西抬头看到远方那个红影正在往火箭筒上装什么。

她害怕极了——这不同于其他,就像是她第一场游戏的时候被杰克追击时的害怕,羸弱得无法逃脱,颤抖着翻越窗台时背上受了几乎要撕裂一切的伤,她因为害怕让那伤更加严重,无力地倒在地上。

就像那个现在在狂欢之椅的特蕾西一样,所有人叫它交互斩。

她的潜意识告诉自己必须去救她,救那个和自己名字职业相貌一样的人,但是她坚强地对抗自己的意识——她不想那么早死。

她总是在这方面表现的十分勇敢。

特蕾西骂了一声自己太弱。

她终于知道为什么两个如此相同的人不能出现在一场游戏里了。

这次队伍肯定是电脑故障排出来的。

个人终端又亮了起来,那个特蕾西被救了下来,技师小姐还没松口气,菲欧娜小姐又中了一刀。

她撑不住了。

触电的速度频繁起来,另一个人破译完了一台密码机。

“特蕾西!”

“列兹尼克。”

“你少碰这些东西。”

“你不要像他家那个玛尔塔一样搞些花里胡哨的东西!”

“从前有个小红帽,她找不到她的猎人了,所以她……”

我不是小红帽。

我是船舶技师。







8

一人逃脱。

特蕾西·列兹尼克,船舶技师。



9

歌手裘克在他的火箭筒上装了推进器,他一点也不怜惜他把那个逃掉的机械师背上捶了一刀——游戏从来这样。

他现在想去找一下囚徒。

他想看一下囚徒的电锯,本来他也有一把的电锯。




评论(18)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