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七柒:地狱空荡荡

我在这里听蝉鸣,我在这里思量你

月色与血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姑娘涉江而过,见那芙蓉千朵。

【点文/方王】夏与蝉与风铃

#期中年级前五点文

#方王

#校园pa

#文艺小清新不想沙雕

#双向暗恋

#点文的是我眼熟的雅痞的小可爱 @满楼红袖招








1


方士谦小时候喜欢去森林里抓蝉。


一只一只的,它们在歌唱,歌唱夏天。


而现在这个习惯随着搬家渐渐消失,他想,他想给喜欢的人抓一袋萤火虫而不是一袋蝉。


但是王杰希既不喜欢萤火虫也不喜欢蝉。








2


高二那年班长转学,副班长王杰希成功上位代替了之前那个文文静静的女孩子。


九班的生活从来不平静,班里几个熊孩子随时可以撩起袖子和隔壁八班的黄少天打起来。


王杰希每次试图过去劝架就会被围观群众挤出来,然后和八班的班长喻文州对上眼。


同是天涯沦落人啊。


王杰希长得不算难看,就是眼睛不知怎么的给生成了一大一小,盯着人看怪渗人的。索性喻文州也是个心脏,眯着眼睛笑笑两个人蹲在一边不约而同地想着接下来怎么写一份以“教导班级同学无方”为主题的检讨。


方士谦这时候就有作用了。


他和那群打起架来老干妈都可以认成白糖的熊孩子不一样。


打起架来给人废一条腿,地痞流氓。


读起书来年级稳稳地前三,学霸一个。


劝起架来好学生样的,一口一句“你们别打了”,结果熊孩子们就是不听,偏得方学霸上去揪耳朵拍头了才消停下来。


而撩起人来,却跟个斯文败类似的,用王杰希的话来说就是不学好,每天尽搞些骚东西。


方士谦文文静静地戴着副眼镜,作为全班唯一敢和班长大眼瞪小眼的男人,他丝毫不虚。


好学生三班里的班长叶修,以好兄弟的名义从他们班拐走了方士谦与王杰希同学,三个体育渣滓每天在操场上跑到灵魂出窍。


“体育零分可以过清华分数线吗?”


“这种事情可能会在晚上发生。”


叶修:“……”


方士谦:“……”


王杰希眼睛半眯诡异地瞪着他们:“……”


今天的他们也是如此的和谐。










3


夏令营的时候是方士谦认为二人感情升温的时候。


那时王杰希对这种“幼稚”的活动嗤之以鼻,秋游和春游这种活动也是翘了在家刷卷子。


方士谦对这种书呆子丝毫理解不了,这次夏令营活动还是他拽着王杰希出去的。


“大夏天的不去补习,去野外被蚊子叮吗?”


“大夏天的不去野外抓萤火虫给喜欢的人,去市中心补习班听老头子讲天书吗?”


王杰希:“……”


好吧好吧跟你去。


夏令营也不怎么有趣,白天集训,训完了往大自然里一钻研究花花草草,晚上继续研究,不过好在夏令营老师人好,还会安排一群人去小河边钓鱼,抓小螃蟹。


王杰希没点钓鱼的技术,倒是方士谦一看就是熟手,钓竿一甩惹得几个小女生尖叫出声。


“瞎骚。”


“嘿嘿。”方士谦笑了声凑到王杰希身边,眼睛转了转看向透过王杰希的发梢看向了月亮。


“月亮很圆啊。”


王杰希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只见月亮挂在天边,身旁还有几缕清云。


“是啊。”他随口说。


王杰希一转头,浓厚的头发就掠过方士谦的下巴,撩得人心痒。


方士谦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钓起了鱼。


不过也没一本正经多久,他钓上来一条鱼后,接着把鱼放进塑料桶的动作小声和王杰希说话。


“晚上出来抓萤火虫吗。”


“我不喜欢萤火虫。”王杰希面无表情。


“哇,你居然这么没有少女心。”方士谦随口调侃,“上次双十一,我看到你购物车里那个……”


“你再讲一句试试。”


“不不不,上次双十一你购物车里放着的那双aj真他妈帅气,链接给我我也要买。”


“呵。”王杰希冷笑一声,“不给。”


方士谦:“……”








4


心灵手巧地方士谦去小森林里抓了一袋萤火虫和一只蝉。


第二天醒来两样小生物全死了。


方士谦眼皮突突地跳。


但他后来去小院子里捡了几块木头,拿起了久违的刻刀。


要夏末了。







5


楚云秀毕业去当了唱见,对圈内卖腐行为深深了解的她对待王杰希和方士谦有以下评价——


“你俩这就隔着一道窗户纸的爱情到现在还没见天日这纸是黏了502胶吗?”


方士谦:“……”


而现在还有一个月就要入秋了。


他还差个铃铛。







6


方士谦抓着王杰希去了小森林。


他给他抓了一袋萤火虫。


王杰希静静地等这个人,等到拿到那袋萤火虫的时候才想起来,都他妈等了三年了。


方士谦的眼睛倒映着月光,星辰落入凡间,再加上他,一时间光芒万丈。


王杰希眯起眼,侧耳听着蝉鸣,他觉得这个时候可能已经到了。


方士谦小心翼翼地递给王杰希一只木盒,但是再小心,它里面还是发出了叮叮当的声音。


“风铃,木头的。”王杰希声音有些沙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很久没开口说话的缘故。


“杰希。”方士谦没想跪着,泥太脏了,所以他蹲着,“我带你去看。”


王杰希眼睛闪了闪。


“罗密欧与朱丽叶的城堡。”






7


去年双十一购物节,王杰希的购物车里。


躺着一只风铃。


木头做的,上面写着定制,王杰希发给店家定制字体的一栏。


写了三个字。


方士谦。


唐晓翼真好看

药丸


【世邀赛】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64

64

此时黄少天却是和对方鬼剑士真正的1v1了。

血量不敌但不妨碍对方仍以为海无量在附近,聪明反被聪明误,被假装怂的黄少天砍到了好几刀。

黄少天此时没有退路了,他很快又会成为团战第一出局的人,但在此之前他想把INTO带走。

黄少天卖着破绽,但此时一旦被抓到,这个假破绽就成了真破绽。

夜雨声烦也不敢冲上去刚,就算这样也许会让对方警惕一会儿猜想“对面二人”是不是想要强攻了,但很快就会发现其实就黄少天一人。

夜雨声烦的血量又滑下去10%,而INTO的血量却是在刚刚夜雨声烦一通爆发中掉到了54%。

“这种形式中国队的黄少天应该不会选择硬碰硬吧。”荷兰解说试图救活荷兰队翻译。

“黄少天要刚了!!刚了!三段斩开路拔刀斩接上!迎风一刀斩!”中国解说嚎叫。

场上夜雨声烦一个迎风一刀斩却是没斩中人,一刀击破迷宫魔法镜子,灵活地穿墙而出。

而那个被迎风一刀斩击破一个洞的镜子光速恢复。

INTO和夜雨声烦被隔开了一道墙。

但这不妨碍对面INTO也是个刚的,月光斩下接满月斩也是击碎一个洞随他而出。

夜雨声烦此时埋伏着。

INTO早有准备,刚想躲避却是见身后也是一个夜雨声烦。

他花了一秒知道了现在的处境。

黄少天花了一秒斩破了附近魔法镜壁。

剑影步!

剑影步再接幻影无形剑!

六个分身被折射出十二个,十二个被折射出二十四个。

哪怕现在是叶修在场上都分不出真假。

一刀刮过。

INTO血量飞速下降,他抓不到刚刚掠过他的是剑影步的分身还是镜子上的影子。

又或者是妖刀本人。

INTO红血。

夜雨声烦幻影无形剑第十三剑随着其他无数个分身一同指向INTO,而后者此时有种万剑穿心的感觉。

剑光被反射在镜子上,镜子上映上了夜雨声烦星辰般的披风。

而最后一剑,攻击力巨大但收招缓慢的一剑。

封了喉。

INTO出局。

“黄少天!”

观众席上有节奏地喊起了这位剑圣的名字。

黄少天的眼眸倒映在电脑屏幕上,眼睛里有冰雨,和星辰。

【世邀赛】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63

63





鬼神盛宴带走了黄少天大部分血量。


张新杰看着黄少天几乎是在血量滑下去的一瞬间在对内频道看到了黄少天的坐标位置。


“支援”张新杰简言意骇地发送指挥。


一群人小心翼翼地隐藏自己,从这里摸向黄少天的位置。


方锐本就在黄少天旁边,对比着自己与后者的位置,然后隐蔽地去向INTO的后面。


夜雨声烦开始和INTO绕起圈子,而时不时故意露了一个影子引诱对方靠近方锐的海无量。


然而这个INTO出奇地冷静,不仅没有激动反而也和他卖起了破绽。


战术,反战术,反反战术,反反反战术……


荷兰这边头疼,中国队这边也头疼。


两边一边头疼一边靠近支援,这一坐标区域只有海无量,夜雨声烦,INTO三个人,其他人要过来支援还是得需要点时间。


但是刚刚夜雨声烦吃了一整个鬼神盛宴,现在急需牧师奶。


INTO偏偏是个聪明的话痨,在如此巨大优势之下不仅不乘胜追击反而和夜雨声烦捉起了迷藏,竟是想拖到双方救援赶到。


“万一那个方锐不在少天旁边呢?他不就……”


“不会的。”叶修打断他,“刚刚导播切了那鬼剑士的视角,右下角闪过海无量的影子。”


中国队沉默。


方锐那时候是心急了,因为夜雨声烦被困在了角落,而方锐想操纵着海无量去救他,结果黄少天他自己逃出来了。


而那时方锐不小心露出了影子。


INTO就看到了。


而现在中国队还能安慰自己可以撑到救援来,否则就更加得不偿失了。


三个人在迷宫这边愉快地绕着,好似一个三人转,但支援没等来,前来支援的两拨人遇上了。


方锐接到张新杰消息的一刹那便不再小心翼翼地转在INTO和夜雨声烦二人身边,当机立断冲上去起手就是一个气波弹。


强攻!


黄少天这边读懂了方锐的意思,操控夜雨声烦挥剑冲上两个人形成夹角将INTO夹在中间。


INTO随意瞟了眼左下角聊天框,用出比自己打字不知道快上几倍的手速用了一击三段斩。


第一斩躲气波弹。


夜雨声烦看人这样竟也是还了记三段斩,第一斩与INTO第二斩擦肩而过,INTO最后一斩扭向了一个奇怪的角度,夜雨声烦勉强擦中一下。


三人厮打起来。


而另一边张新杰他们却是因为比对方少一人而不得不猥琐一点。


三个人绕开来,一枪穿云时不时放冷枪偷袭,弄得荷兰队那边烦不胜烦。


场面一时僵持不下。两队的牧师全不是省油的灯,恰到好处时总会扔上一个两个治疗术或者回复术,白色圣光交相辉印,与其他技能的特效形成强烈对比。


夜雨声烦血量被磨到了57%,而INTO却是凭借其骚气的走位和对地图最大化的利用省下了不少血量。


另边支援的也不是真打,默契地你偷袭下我我偷袭下你,一同朝另三人那边走去。


方锐的海无量却是突然撤出战场隐入迷宫之中。


除了中国队谁也没注意到。


五百粉!
开通打赏认证!
嗷!
五百fo点文!全职五格凹凸原创小甜饼!
你值得拥有!
可以带paro可以带梗的鸭!
还有全员向也行der
不打tag
我爱你们!!

比完赛辽

先滚去诗词大赛

咕了


【原创·七六】运动会时你都在搞些什么骚东西

#新坑

#超短篇

#这个系列沙雕欢脱型

####高亮,有原型




六班体育跟不上七班。


学习也跟不上七班。


月考总分差人家零点几,运动会跑的比人家慢那么几米。


六班小朋友一个踉跄跳过白线,滚进沙坑。


旁边两个测量的面无表情,挥挥手示意他赶紧起来,六班满手沙子,回过头来看见自己连沙坑都没跳到。


裁判红旗又挥了一下,七班从远处跑过来,风一般的掠过慢吞吞往回走的六班,用一种漂亮的弧线跳进沙坑。


刚刚还无所事事的测量员飞快跑到人跟前测量距离。


六班:“……”


他毅然转回头去不再去看。


七班一边拍着沙子一边抬头看到了六班落寞的背影。


啧啧啧。


长跑的时候也差那么几米。


六班紧追在人家后面,但是七班一副游刃有余的样子,临近终点突然加速,留下六班在原地只能嗅到人的尾气。


六班放弃了挣扎。


眼看着旁边五班小朋友超过了他。


告辞。


运动会发奖品的时候又他妈是另外一种氛围。


两个三等奖,三个参与奖使他的双手抱满了……


塑料水杯。


蓝色盖子超小的那种。


而七班抱了一麻袋的洋娃娃。


六班面无表情。


他没舔着脸问人家要,啊不是,摸一摸毛绒熊,七班倒是自己凑过来了。


他把一只及膝的仓鼠塞进六班怀里。


“干嘛啊?”


“给你的。”


七班笑了笑。


直男六班没有想那么多。


“那我给你个水杯。”


“我有五个呢。”


七班笑容渐渐僵硬。




【还没完鸭】


期中年级第四
我可真几把牛逼

这篇带cp点文
不删
还有拾得寒山我没弃
大概世邀赛完了之后会着重码起来
最后大声bb我的默读要到货了

【世邀赛】愿你们的荣耀永不散场 62

62




团队赛地图又是荣耀公司搞了幺蛾子,迷镜之城四个大字闪瞎了以传统为主安分守己的中国队的眼睛。


地图模型被打在场地上,反光的原因整个全息投影场地闪闪发亮,适应了好一会儿,裁判那边才知道要把模型亮度调暗,就见那光似的镜子排插在地上,形成一座迷宫。


“我觉得会很烦。”


“叫沐橙上去开局把迷宫炸了吧。”方锐提议。


“那云秀也得去,地图炮啊。”张佳乐帮腔。


“可这会不会是不可摧毁的?”叶修一本正经地思考。


“我觉得有可能。”方锐靠在叶修身边,两只眼睛里写满了快派我上去。


“方锐一个。”叶修不负众望地说道。


“嗯,沐橙算了。地图太窄,如果是不可摧毁物的话得不偿失,而且看起来镜子也很高跳不上去。”


“少……少天你去。”


方锐与黄少天皆是擅长隐蔽的选手,虽然一个被誉为猥琐流一个被誉为妖刀。


“还有谁?”叶修试图争取大家意见,结果国家队那几位全部无所谓的样子。


“这张地图根本不需要远程啊。”


“小周上吧,神枪手精确攻击比地图炮好一点。”


周泽楷点点头。


“新杰也去。”


牧师,远程,攻坚手,全齐了,还差两个名额想要给远程基本是不可能了。


“那个!李轩!你上。”


叶修基本上已经是在凑数了。


像迷境之城这种限制起来横跨荣耀二十四职业的地图战术可以有很多,但阵容说来说去就是那几种。


枪炮师没用,元素法师没用,弹药专家勉勉强强有点用,还是在张佳乐百花式打法的基础下。


最后一个实在点不出来了。


“张佳乐吧。”


叶修叹口气,看了眼比赛开始的倒计时,发现还有五分钟,随即把叫到的六个人拉过来教育了一番。


五分钟后,比赛开始。


荷兰队那边六个人起身,所有人全部阴沉着脸,连队长这种最需要稳定军心的职位也是。


荷兰队那边条件太差了。


当然这条件指的是领队。


加载入场。


进入后看一看地图果然是如自己想的一般,影子折射出去方圆十米全是自己的影子,逼真得要命,根本分不出哪个是真的哪个是假的。一枪穿云收到石不转指示,双枪举起,砰砰砰砰四声,四发子弹被打在同一个点上,镜子破碎开来。


叶修还没惊讶这居然是可摧毁地图,只见那破碎开来的洞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这居然还是张魔法地图。


依靠这个破碎后修复的设定,又可以研发出很多种战术。


中国队这边方锐与黄少天自动游离出去,一枪穿云跟在石不转身边,李轩的逢山鬼泣小心翼翼地走在最前面。


而荷兰队那边听到枪声不为所动,石竹没想到这张地图可以摧毁直接率领荷兰队游走出去。


两队暂时碰不上。


黄少天根本不是一个安静的人,管对面听不听得懂,博大精深的汉文疯狂在公屏刷屏。


黄少天也知道对方根本看不懂,就不发这些“我看到你们了”之类的具有战术性质的话,选择了聊家常。


“昨天我们酒店停电了啊。”


“你们好像也跟我们一个酒店的,不过不知道为什么我们房间没断,昨天俄罗斯队他们过来蹭了我们的浴室。”


“昨天饭也难吃啊,菜单上一道萝卜炖鸡蛋看得我就没胃口。”


“哇你们倒是说句话啊,这样我一个人讲话我很尴尬的好吗嘤嘤嘤。”


认真观摩中国队与荷兰队比赛的俄罗斯队集体发颤。


早知道去荷兰队那边蹭了。


黄少天本就不期望荷兰队他们会有所反应,一边刷屏一边小心翼翼地听声辩位,结果荷兰队那边居然有懂中文的。


“其实我一直很想知道为什么给我们配的键盘只能打汉语拼音。”


(其实我自己也很想知道)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一边敲着h键,一边往前探,突然左侧镜子闪过黑色影子给他吓了一跳,差点条件反射一剑挥出去。


结果发现这是荷兰队选手的影子后更加警惕,这证明荷兰队就在他附近,也证明他的影子说不定也被对方发现了。


快乐少天与对方的快乐鬼剑聊了起来。


鬼剑士打字有点慢,羸弱打字的buff不止是因为他在打中文,更是因为他在国内比赛敲字都很慢。


两个人疯狂刷屏,自己对内公屏也在爆对方点。


“对面鬼剑在我这边。”


“xxxx附近。”


“剑客来了。”


“我看到他影子了。”


“中国队应该不在附近。”


“我怎么知道荷兰队在不在附近。”


“我也不知道他具体位置。”


“这个鬼剑士好吵!”


“这个剑客好吵啊。”


中国队:“……”


荷兰队:“……”


上帝视角随时能看到两队对内频道以及公屏的观众:“……”


真好。


两只吵得一批的小朋友突然打了个照明。


黑色长袍的鬼剑士INTO突然看到了面前蓝色披风的剑客。


蓝色披风的剑客夜雨声烦突然看到了面前黑色长袍的鬼剑士。


两个人都认为彼此是影子,继续在公屏比比随后擦肩而过。


上帝视角的观众:“……”


真好。


夜雨声烦路过INTO,突然转身一个逆风刺。


INTO早有防备月光斩再接满月斩后撤。


两个人队内爆点。


INTO不再打字,毕竟他打字羸弱。


黄少天继续刷屏,对对方鬼剑士停止刷屏的行为进行了一番深刻谴责。


地方窄,鬼剑士的鬼阵很快铺开,夜雨声烦躲得难受,一边反击一边继续谴责INTO。


两个人这边打起来,荷兰队派出骑士来支援,中国队这边方锐慢慢摸向黄少天那边。


两个人边打边跑。


比起中国队黄少天这边移一个身位格爆一次点,荷兰队的INTO是有大方向移动才爆一次。


方锐还是没摸清地图,其实其他场上九个人都一样,无法控制地撞到镜子上。


疯狂撞墙。


INTO这边要追夜雨声烦,黄少天还是非常能跑的,INTO四周的镜子全是夜雨声烦的影子,时不时就把攻击砍刀镜子上。


这使他发现了中国队开局发现的现象。


但他无法报告队伍,因为他打字慢,这个解释起来想要解释得快一点只能发一句“你们攻击镜子”。


黄少天不给他报告的机会,边躲边打,蓝色星空的披风飘起来遮住所有镜子,看起来真的如鬼魅一般。


妖刀黄少天。


“这就是剑圣啊。”


INTO这边嘴巴上感叹一句,突然诡异地四五度角一记月光斩。


夜雨声烦被打到墙上。


INTO没再接满月斩,却是放下鬼斩打了一个响指。


黄少天瞳孔骤缩,下意识望向自己的血量。


耳畔一阵鬼哭狼嚎,眼前一片黑雾与血光。


鬼神盛宴,引爆。